對於台灣的醫療水準與國內健保制度,全球知名。但,不知源自何時,去醫院,特別是去大醫院看病,成為不少患者的畏途。也有國外友人跟老編說台灣的醫院還有美食街,醫生診間像超市 … (因為在重視隱私的外國地區是見不到這樣的景觀的…) 光是從掛號開始,就是種種排隊和等待,等真見到醫生,可能問診時間也就只有幾分鐘。醫生一天看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病人已經幾近常態。
醫生與病患間的矛盾也會由此而起。「資通訊」在醫療領域能發揮多大作用?什麼網上掛號、預約服務等等也不是新鮮事,還能有什麼是更鮮的?Internet of Things似乎什麼都能往裡裝的「Things」,是否真能緩解始終高熱不散的醫生與病患矛盾?
到大醫院看病,幾乎成了患者的惡夢 … 我們從排隊,就會而且會貫穿就診各個環節。比方說:去看病,從能不能掛上號就開始焦慮,之後是怕過號、等繳費、等檢查、再等繳費、再等取藥、還要來看報告 …
在對岸推出了「移動智能醫院」系統,市民帶孩子看病:在辦公室打開手機中支付寶錢包服務窗,搜索該城市醫療院所,進入「預約掛號」頁面選擇就診科室,螢幕上就可看到醫生專科介紹以及可掛號的人數。只要選擇了一名醫生,就診時間,再輸入就診人姓名、卡號和手機號碼後,光是到院內排隊掛號和等號時間就徹底省了。
付費也相同,從診室外面候診螢幕上已經可以確認就診人名。進入診間,醫生問診、開藥後,就可以從就診患者的手機收到一筆待支付費用提醒多少錢。並且使用對岸的支付寶錢包支付,成功後,系統會提示就診人在取藥窗口取藥。所以一切完成後,不到30分鐘。
對醫生而言,移動掛號和移動支付所帶來的資通訊系統便利性就更顯著了,比方說:有些患者掛了號卻沒來,白白浪費一些掛號號碼。也有些患者對遲到後得重新排隊有不滿情緒,護理師或是診間的助理員就要幫忙做一些解釋工作。但系統上線的磨合期過後,這些又大大的省了不少事兒。
回診看報告,也是讓患者頭疼,畢竟上班常請假也不是困擾的一件事 … Now, 就診人還沒走出診間就已經支付費用了。等做完相關檢查後,馬上回來從手機上看到檢查結果。
從醫院整體績效可以看到,掛號時間全部省去,候診時間節省2/5,繳費時間又節省4/5,拿藥時間再省2/3。這些都是以「病患為中心」,從「資通訊整合」著手開始的具體「成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