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政院「生產力4.0科技發展策略會議」順利結束後,也成功地為台灣揭櫫了產業的供應鏈的商機。台灣目前產業面臨全球競爭轉型壓力、再加上台灣工作年齡人口數將於 2015 年達最高峰後將持續下降,工作人口減少也會帶來生產力的危機。在此轉折點上,行政院院長藉由 「生產力4.0 (Productivity 4.0就是Pro 4.0) 」來建構典範移轉。政院提出兩大目標三大主軸方向,期許具體成效呈現。這兩大目標不外乎是:1. 藉由生產力4.0推動期程,政府帶頭加速產業創新加值轉型與產業加值化、2. 是生產力4.0推動完成後,台灣能為國際市場提供嶄新的產品生產與服務。三大主軸方向為關鍵技術自主化、擴大複製產業A-team模式創造螞蟻雄兵式的競爭優勢、產學連結培育人才,由政府當航空母艦引領雄兵向全世界前進。
在本次的SI聯誼會中有很多業界先進也與我討論到身為資通訊業者如何與政府結合經濟部、教育部共同建構生產力4.0共通性基礎技術、系統平台,來擴展資通訊的產業競爭優勢。經濟部工業局副組長謝戎峰提出推動整體解決方案輸出之政府因應規劃與作法,以轉型的新戰略來振興出口,短期政策方向將挑選已有出口實績與潛力者,目前已挑出十大解決方案包括: 電子收費、綠色運輸、智慧物流、智慧校園、智慧健康、電子化政府、LED照明、雲端系統、太陽能電廠、石化廠等,中長期的部份也以持續關注具未來發展性新興解決方案,如:智慧城市、生產力4.0等。目前看到的是我國以生產力4.0會以先進製造前瞻技術將布局發展三大科技主軸來推動先進製造,特別是智慧機器人的智慧製造技術、物聯網的全線偵測監控技術和巨量資料資料擷取分析技術,進而輔導中小企業生產數位化、大企業營運智慧化,達成以訂製化的服務導向體系,來帶動及深根台灣的先進製造技術。而發展基層製造(3D列印)技術,將朝需要大量客製化加工的醫療應用及結合雷射技術的複合加減法加工技術,朝智慧醫療及智慧工廠製造兩個方向進行。
在臺灣如何落實生產力4.0?德國在2012年提出了「工業4.0」作為落實2020高科技戰略的十大未來計劃之一,整合資通訊軟、硬體、結合物聯網並建置虛實化系統(Cyber-Physical System, CPS),打造智慧工廠;美國啟動了AMP計劃,這也表示美國也將原來的國家策調整將先進製程拉回美國,將大資料製造以及先進機器人等,做為美國生產製造模式讓「智慧製造」確實落地。台灣以「生產力4.0」取代「工業4.0」更符合我國政府政策的推動與民情之所需。
無論是德國、美國甚或是中國等其它國家為了提昇原本的製造業,藉由Big DATA的分析技術,將資通訊的發展趨勢與製造業做出不同深度的整合,促使原本的製造業不只做到自動化,是往智慧化奠定良的基礎建設。當然,這條路上也牽涉到所有的物聯網的裝置、Cloud 與Big DATA分析、Mobility以及未來的社交媒體的應用在內。
當全球正運用智慧整合的技術來帶動產業垂直與水平價值鏈的數位化、智慧化,用以帶動生產力的提昇。我們從過去到現在都是以製造業為主,因應這樣的國際發展趨勢,國眾電腦資通訊以資訊服務整合呼應商業市場的巨幅改變。台灣仍有很大的產業發展空間,除了生產製造電子化外,其企業導入企業資源規畫系統(ERP)及製造系統數位化。這樣更是往下一步的生產力4.0前進。國眾電腦納入現在所有資通訊科技,以及智慧化彈性(客製)生產系統在內,才能夠達到生產力的數位化以及機器聯網(M2M)。這不是直接複製國外的模式在台灣就可以使用,底層的技術發展和上層的應用,該如何做到平衡並具有國際競爭力?國眾電腦以過去深耕客戶的經驗,因應生產力4.0的資訊服務策略,就是將底層技術加上上層應用來協助產業客戶在業務上的商業模式與經營管理上的具體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