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我公司舉辦了「生產力4.0」的Solution Day,其中提到了德國推動的工業4.0是以CPS整合為主,美國則是以先進的製造夥伴的關係(AMP)強調ICT的加值服務,台灣當然是以兩者的優勢推出了「生產力4.0」來提高我國的製造業的全面升級。
您可能已經知道,資訊科技革新帶動產業軟硬體朝著高端智慧型應用的整合往前走,在國際上掀起了工業4.0的發展趨勢,可以預期的是製造業將成為未來總體競爭力及國力表現的總指標。
您或許還知道,隨著機器人應用的普及,帶來了一波又一波的製造業席捲全球,加上近年機器人與物聯網的結合;Cloud 還有Big DATA的運用與發展,都為生產力4.0打下基礎(工業4.0),當然,德國提出工業4.0為保持其製造業的領先地位所提出的工業4.0計劃,也將智慧型機器人與製造業技術作為迎接新智慧工業的切入點。
生產力4.0 (工業4.0)主要是以客戶為中心,是依照客戶需求來設計生產的。為因應智慧化的趨勢,得先理解工業4.0趨勢下的技術內涵,以物聯網為技術彙集的全方位數據;再用以大數據技術,善用所彙集的數據並可預測模式導向;運用數位實體系統 (虛實整合系統, CPS),建構智慧型機器,再透過虛實整合生產系統(Cyber-Physical Production Systems, CPPS),讓機器設備互相「溝通」(M2M)。
生產力4.0帶動了國內智慧醫療,在國內與全球人口的老化與少子化的影響下,在許多先進的國家包含歐洲、美國或是我們鄰近的日本,都面臨到就業人口驟降的問題,這也是國家生產理上的隱憂之一。
如果這趨勢避免不了,如何因應呢? 各國相當積極的推動數位製造、智慧製造等相關的並對策來鞏固家產業的競爭力。簡單說來,就是希望引進智慧機械聯網,Big DATA分析工具等的創新技術,讓產品設計、開發、生產製造、銷售與服務的垂直與水平的價值鏈等等,具備自主感知、自主預測還有自主的配置能力,這樣才能完整的體現訂製式生產與服務的生產力,才能把人力的價執發揮到極大化。
2016,老編藉此來探討與台灣產業在這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的機會與挑戰,我們身為ICT服務業者的機會與產業的脈動又是如何。雖然在美國有位經濟學家也有另一說法:生產力不代表一切…… 不過,我們都知道:一個國家改善人民生活水準的能力,幾乎完全是取決是否能提昇勞工的平均產出,也就勞動員工需要花多少時間來生產產品,很多國沒有豐富的礦產或是天然的原油,如果無法從天然資源中致富,確又要提昇人民富裕的生活水平,建立其泛用型科技就很重要了。
我們都很清楚當今全球「智」造業面臨挑戰與全球多元的不穩定因素等等。以一般性的消費電子產品的生命週期從過去的18個月縮短到現在只有6個月的狀況下,「智」造業勢必要以快魚吃慢魚之姿,以創新、更有效率的供應鏈,更短的產品延發週期,可能才能滿足市場主要客戶的需求。「智」造業走向少量多樣的生產模式,可能才能在消費市場圈中活下去。
這樣的案例可以以麥肯錫的研究報告中看到BMW在2000年各大車商能夠提供的車款並不多,當時只有12款型可以選擇,但是,2011年就以經增加到22款之數,83%提高率。車型選擇增加後,每產品生命週期也縮短了,新車款的生命週期從過去的131個月縮短到106月。車廠頭痛的是如何照消費這需要調整產能。
(現在老編頭也很痛….. 下期我們再聊聊 …… )